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动态 > 病友飞鸿

健康热线 021-52715221

坐诊时间 08:00-20:00

医院地址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乌兰布和路98号 (可乘坐7路车、2路车到 巴彦淖尔市医院下车)

【患者心声】住院这些天

作者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17-08-10

不忘初心,一切为患者;继续前行,只为百姓健康!

——巴彦淖尔市医院住院患者心声

《住院这些天》

【导语】悠悠民生健康为大,医院工作的性质和特点,决定了它在维护人民群众健康中具有突出的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。2017年以来,巴彦淖尔市医院按照国家、自治区和巴彦淖尔市卫生计生委统一部署,结合医改新要求,深入开展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,通过实施整合资源、改善环境、优化流程、便民惠民等一系列给力措施,努力改善群众看病就医体验,积极构建和谐医患关系,赢得了群众的满意和认可。

 

作为一个带癌生活十年的病人,我早已看开了生死,所以我的心态一直是乐观的。

我一直认为,即使有一天生命即将终止,我也能平静地面对。可是这一次犯病非常凶险,在呼市治疗一周之后,未见丝毫效果。抱着一丝希望,我又强撑病体,几经辗转来到北京。一个月之内,我连续在北京两所医院住院治疗,可依旧没有见效,精神一日不济一日,到后来已无法自己坐起。将近两个月,我几乎粒米未进,全靠打点滴维持着羸弱的身体,恶心、呕吐折磨得我痛苦不堪、身心俱损,我毫无求生欲望,只盼早日脱离苦海。万念俱灰之下,我决定放弃治疗,又回到家乡——临河。

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,我又住进了巴彦淖尔市医院——但在我内心深处,我其实把这里看作我人生的最后一站,所以我并没有抱任何希望。我住的是肿瘤中心泌尿、妇瘤组,侯主任仔细询问了我这几年的治疗情况及这段时间的病情,把我交给了主治医生王鸿。由于我年纪大,而且得病多年,输液次数过多,打点滴时针头很难扎进血管,家人想为我做“锁穿”。可是我之前因为严重的冠心病,做过心脏搭桥手术,而“锁穿”亦有插管要进入心脏,风险很大(在北京时,医生便是由于这个原因没有给我做)。侯主任、王大夫又请来心脏科医生为我会诊,最后心脏科主任亲自为我做。说实话,看到那根长长的插管时,想到它会进入我的心脏,再想想可能出现的危险,我心里是非常紧张的。但是转瞬之间,这个手术便完成了,家人惊喜地告诉我,主任技术娴熟,速度快得令人眼花缭乱。我一面感激医生,一面感叹医疗技术的先进——“锁穿”之后,我再也不用遭受扎针之苦,液体总算是一滴滴进入我的身体。

每天除了例行的查房之外,侯晓峰主任和王鸿大夫还不断询问我的病情,对我提出的一些外行的问题,他们也耐心地给我解答,从来没有显出丝毫不耐烦。在这个病区里,我认识了陶菊花护士长。她每天早晚都要来我的病房看一看,问我感觉怎样,随时记录我的情况。小谷护士是我的管床护士,我刚住进来时,她便笑嘻嘻地告诉我:“大爷,我是你的管床护士,有什么事你随时找我,我24小时都在。”她还告诉我去哪里打开水、哪里热饭、餐厅在哪里等等,输液过程中我若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,只要和小谷护士一说,她马上便和医生联系,随时向医生汇报我的情况。护士长和小谷护士还经常和我开几句玩笑,逗我开心,我知道,她们是想让我对自己树立信心。其实,不只是陶护士长和小谷护士,所有为我换过液体的护士们都让我心存感激,她们不厌其烦地为我们服务,随叫随到,有一位值夜班的护士曾对我说:“大爷,今天晚上我值班,我随时都在,你有什么事千万要叫我,不要和我客气。”有一位来探访我的朋友看到这些,以为护士是我的亲戚,其实,我是来到医院才认识了她们,可她们真的把我当作了自己的亲人。

就这样,我本来对自己不抱任何希望,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,奇迹出现了,我的身体一天天好转,不再恶心、呕吐,逐渐开始吃东西,逐渐可以自己从床上坐起来,逐渐可以自己下地,逐渐可以自己拄着拐杖走出病房。我自己非常高兴,家人们当然更高兴,医生和护士也为我高兴。我先是在病房中走几步,精神渐渐好了,我便拄着拐杖在走廊中散步。医生和护士看见我出来,都高高兴兴地和我打着招呼,我也高高兴兴地和他们开着玩笑:“我又活了!”

走出病房我才发现,这所医院真的非常人性化,走廊和病房里一样干净,两位清洁工师傅不断地在擦擦洗洗,好像没有停歇的时候,这让我不由得感叹:“比我们的家还要干净啊!”走廊尽头是一个宽敞的大厅,依然是非常干净,可以供病人休息。另一头是开水间,开水间里有微波炉和冰箱,还烧着绿豆汤,整整一白天随时都可以喝。旁边还有一个插线板,可以为病人做一些简单的饭菜。所有这些设备都是为病人提供的,给病人和家属带来许多方便,这种理念,真的做到了“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”。

过几天我就要出院了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病人,但在这一个月中,我得到了医护人员无微不至的关怀,对他们的妙手仁心,对他们回春之术,我心中充满感激——我相信,所有在这里看病的人都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患者  李培文

2017、8、8